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老于的博客

珍惜生命,远离XXX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博客所有署名文章均为本人原创,本人对以上文章享有著作权。如欲转载请与本人联系。邮箱:deqingyu2003@163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姜文在“退化”之旅上的挣扎  

2010-12-24 03:14:3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于德清 

自从进入新世纪之后,中国的很多主流导演踏上了商业电影的红地毯,也踏上了“退化之旅”。姜文也不例外。《让子弹飞》可以说是姜文“退化”的又一个证据。不过,和有些导演的退化不同,《让子弹飞》里边有姜文反退化的挣扎。

中国导演“退化”现象最典型的标志就是,叙事和价值观的混乱。说得直白一点就是,“活糙,理也糙”。“活糙”最主要的就是,剧本不行。有些电影或者故事本身荒诞不经,如《无极》,或者漏洞百出、前后脱节。“理糙”的意思或许无须赘言。商业片其实一般不需要向观众阐述多么深奥的道理,导演只要把最简单的人性表现出来,不违背最基本的价值观就可以了。可是,我们很多导演楞是要充当思想家,表达他们的什么历史观、人生观和世界观。说实话,思想并非中国电影界中人的强项,所以,很多自信满满的导演最终还是令天下大笑一场。

原因在于,很多导演们被商业利益绑架,丧失底线和原则,在自作聪明、自贱地向观众与权力献媚的同时,同时又自大自满。这是个“人品”问题。

这固然有外部环境的问题,不过,导演们还是有很大的主动权。你完全可以不必把“傲骨”扔在一边,换身“媚骨”登场。用张麻子的话说就是,“我站着也要把钱挣了”。“十年一觉扬州梦,赢得青楼薄幸名”,现在该是梦醒的时候了。《让子弹飞》里的这句话,深入人心。只是姜文梦醒了,但他还在退化的余梦中挣扎。

《让子弹飞》有些情节设置有悖常情

不可否认,《让子弹飞》是近年来最好的中国电影。故事的编造和台词,都很给力。不过,当姜文把他的野心装进一个喜剧甚至荒诞剧中的时候,就不可能不出现很多拧把的地方。相对于其90年代的作品,叙事的不严谨和情节的硬伤,不应该如此之多的出现。

先说,老六之死。老六死得太突兀。头天晚上,刚刚和他干爹张麻子谈了人生的理想,到第二天就为了“公平”二字剖腹而死。在和他干爹谈人生、谈理想之前,老六是谁,老六是个怎样的人,观众都还不太清楚。此前,印象深刻的一件事就是,他让怨鼓重见天日。不过,这也和他的性格没有多大关系。如果没有父子两个人谈“莫札”以及留学的事情,老六给人的印象是模糊的。问题在于,按照故事情节的推进,和黄四郎的谋划(好像他们也非常了解老六的性格),老六必需要死,所以,导演才会提前安排一个镜头,交待一下老六的单纯。老六是因为单纯而死,还是为了必需要死而单纯。这是一个悬疑?恐怕老六之死的生硬感觉是很多人都有的。

接下来,是老六的葬礼。本来以为,老六对胡万说了句“我是比你还恶的人”之后,可能会用刘谦的近景魔术,玩一场诈死的喜剧(黄四郎可以让胡万诈死,老六为什么就不可以呢)。结果,导演还是给他安排了葬礼。老六的葬礼给观众带来喜感的同时,既消解了葬礼本身的严肃意义,也消解了老六为“公平”献身的价值。老六死的崇高,却葬得没有意义。上下剧情的连贯很令人不舒服。从此,“公平”也从电影中退场。复仇或者其他的什么宏大的东东开始主导一切。

老六死得很冤,不过,胡万好像死得比他还冤。胡万死于更加低级的技术性失误。原因就是他在黑夜里采取军事行动的时候,没有在麻将面具上挖两个小孔,给眼睛留出位置。戴着麻将面具很有趣,却实在不利于夜间的实弹射击。戴上那麻将面具,胡万和戴上眼罩的驴应该没有什么区别。这可以解释,为什么他们打死了县长太太,而没有打死县长。也可以解释,和胡万一块行动的戴着麻将面具的假麻匪,为什么都被没带面具的真麻匪全部干掉了。这也可以继续解释,为什么后来戴着面具的真假麻匪在街头火拼,而无一人伤亡。六个编辑加一个导演,耗时三年,编出这等有趣的情节来,还是需要给大家解释、解释的嘛。

另外,还要给张麻子算一笔账。他到底有多少钱。他在鹅城一共就有两笔收入。一笔是人质的赎金,一笔是黄四郎的150万两白银。前者已经被他散发出去,给了需要的人。另外一笔,再多也不可能把一个广场铺满吧。这铺满广场的银子居然后来又被三大马车给装走了。还有,张麻子铺满广场的枪支弹药又是哪里来的拨款?关键在于,这都是把故事推向高潮的两个重要情节。观众可以在一时间,被导演的想象力征服,注意力可以被随后的镜头带走。但是,大家总还是有大脑,还是有一定的思考能力的。

而影片中悖情逆理之处,还有很多。也就不再一一列举。当然,制作方可以祭出一面写着“荒诞”和“寓言”的盾牌来回应所有的质疑。有些姜粉也许会对这种“叙事的暴力”有格外的快感。不过,一部电影还是应该在每一个镜头上,都经得住推敲吧。用三年时间编剪成这样,又让大家说什么呢?

而之所以会出现这些问题,或许原因在于,为了满足强烈的剧情节奏,取悦于观众,以制造更多的笑点。

 

姜文要让子弹飞向哪里

 

《让子弹飞》以马拉火车在狭窄的轨道“戈壁”上开始,又以此结束。草莽英雄的气息虽贯彻始终,却大有虎头蛇尾之势。姜文试图用子弹和反讽颠覆一切,解构一切,却不知道子弹最终要飞向哪里?姜文的子弹最终还是失去了方向。和《鬼子来了》相比,那种明确的价值观的表达,在《让子弹飞》中是找不到的。而联系到《让太阳照常升起》,那么,今天的这部电影,或许是姜文觉醒并且继续迷茫的表现。

反讽是一个很强大的叙事武器。其似乎可以瓦解一切崇高,却又令导演几乎永远正确。

当下,争议最大的就是杀黄四郎的替身。这表面上,明显违背了《鬼子来了》里边对无辜者的同情,被有些人士指责为纳粹意识。但是,如果放在一个反讽的语境中,这些都不成为问题。因为,黄四郎的替身被杀,和马大三被斩首背后的逻辑都是一样的。都是要用无辜者的鲜血,为某些正义或抽象的宏大概念祭旗,背后没有正义和公平可言,仍然是对革命或权力的一种批判。这或许只是一个硬币的两面,只是站在不同的视角来讲述同一个道理。

《让子弹飞》中的反讽所没有解决的问题,或者说是,没有反讽的东西只有一个,那就是英雄主义。

张麻子一共说了两句“让子弹飞一会儿”,子弹会飞向哪里,他很清楚。第一颗子弹的目的是挣钱,第二颗子弹的目的是要打倒黄四郎,享受一种英雄的成就感。作为两者之间的铺垫是,“我站着也要把钱挣了”。而能够打通这三层逻辑关系的,只有——张麻子或者姜文的英雄主义。

英雄主义或许是姜文的一个情结,四部电影参差不齐,却又始终将英雄主义的这条线深埋在其中。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里,马小军是一种空想式的英雄主义,《鬼子来了》里面没有英雄,《太阳照常升起》只剩下一点风流的英雄气概,《让子弹飞》终于得偿所愿,打造出了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。

姜文用反讽试图把一切推翻,却始终不舍得将他心目中的英雄——张麻子打倒在地。然而,在一个大众到来的时代,也必然是“遍地英雄下夕烟”的时代。英雄也要面临归宿的问题。这个命题在黄四郎从地球上消失之后,不可避免地来了。作恶的枭雄和惩恶的英雄所坐的两把椅子,都没有了。这似乎预示着,在革命成功之后,世界上再也没有了英雄的位置。而曾经跟随他的兄弟,要和女人一块走了。崇高而没有任何功利目的的英雄,最后还是陷入了何去何从的迷茫。从黄四郎死后,影片几乎就没有了反讽,而只剩下对英雄遭际的感慨和惺惺相惜。

如果说,《让子弹飞》有什么追求的话,那么,就只有对英雄成就感的那点追求。而这点追求,不过是以英雄对“群氓”的鄙视和不择手段地实现正义为前提,然后,躺在无辜者的鲜血边陶醉。这种对英雄的同情,恰恰又伤害了对革命和暴政的反讽。影片从实际效果上否定了暴政,却又肯定了一个在暴力中自我实现的英雄。汤师爷的“杀人诛心”,在张麻子陶醉的那一刻,以及最后策马而行之时,可否适用?

那么姜文到底是要想说什么?而在影片中,前后镜头之间矛盾,在老六之死一段也表现的也非常突出。种种逻辑的混乱,和基本是非观念的不清,恰恰是说明《让子弹飞》不过是一场虚无主义的淋漓表演。

在《鬼子来了》里边那种彻底的反思与批判精神,在《让子弹飞》中不见了。循着姜文的英雄主义逻辑,我宁愿相信,这次他是要站着把钱挣了的,他的人格没有自我降低。但是,他的思想或许正处在迂回前进的向后迂回中,和螺旋式上升的下降螺旋上。

当然,也不排除其重蹈很多政治波普艺术的路径。此时此刻的政治波普,亦不排除在彼时彼刻地私下媾和。

《让子弹飞》远不是一部成熟的作品。从中可以看到,姜文在迈向市场之时,仍然试图保持自我的主体意识。不过,他的思想又和这个时代的主题是脱节的。《鬼子来了》当中那种对人性的批判不见了。他的思想反而进一步退化到了英雄崇拜,和对庸众的批判。无辜者的鲜血在影片中是应该流的,而且,起来造黄四郎之反的民众,也被他刻画成了自私、懦弱的一群膀爷。对英雄的赞美和对民众的丑化,一脉相承。

姜文在退化之旅的挣扎,有值得肯定的反抗外在束缚的一面。这一面似乎成功了,然而,他却没有战胜自我的退化。如果,姜文仍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,或许,他还会停留在“站着把钱挣了”的happy当中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93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