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老于的博客

珍惜生命,远离XXX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博客所有署名文章均为本人原创,本人对以上文章享有著作权。如欲转载请与本人联系。邮箱:deqingyu2003@163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于德清:和木心有关的文学界与美术界的那些事  

2013-03-20 10:50:4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于德清

在下浅陋,出身中文,研习过美学,而不是美术,所以,知道木心先生也晚。只到因其去世而成为新闻,才知道有这么一位老先生。“木心是被遗忘的文学大师”之论,好像正是对我这样的人说的。

这两天,关于木心的争议再起,有文学批评家说,木心被人为拔高了。这倒有些像童话故事,有人竟然站出来说,皇帝没有穿什么所谓的新衣。于是,驾鹤西去的木心先生又作为话题,强势复出。为其辩护者有之,而“伐木工”的队伍也在不断壮大。比如,有下半身写作的诗人兼如今成功的文化商人,就很不喜欢木心这样的老清新。

木心于改革开放之初,就远遁美国,即便被国内遗忘忽视几十年,似乎对他的生活和写作也没什么影响。如果,他还活着,想必对现在的这场争论,也是不以为意的。

木心已在西方世界仙逝,而东土世界则仍然为其名分纠结,打得不可开交。或许,这也是一种所谓的传统——文人相轻。这也说明,一个人可以不必在乎身前生后名,但不能否认的是,他的名分对其他人很重要。

有人觉得“老清新”对木心来说还算不错。不过,老清新和小清新都不是什么绝对正面的褒奖。如果说,小清新是让人眼前一亮的小情、小调,和让人会心一笑的小聪明、小智慧,老清新说得刻薄一点,或许就是文人趣味加小情调加思想浅薄的代名词。

于正统的文学界,老清新成为文学大师,恐怕无论如何,都是不能接受的一件大事。把老清新的作品拿出来摆一摆,然后,就可以发问,你的作品里怎么没有家国情怀呢?历史的沉重、岁月的沧桑、时代的磨难,怎么到了你的笔下,只是一丝淡然的伤怀?另外,你怎么能没有小说呢?文学大师都是有硬指标的,况且,这位老清新还是一位搞美术出身的,捧他的人也是搞美术的。

木心著作的编辑在接受南都采访时说,木心是被文学评论界长期回避的。这些年来,几乎没有来自正统文学界的评价。为何会这样呢?原因大概就是隔行如隔山。木心在美术界这边写文章,文学界在山那边就是看不见。几十年后,木心被人推广到了山这边,于是也终于来了评价,还是负评,相当于让美术评论家从文坛上“滚粗”。这也颇为符合国际政治学界“刺激与反应”的理论。

木心的争议背后,有没有摆不上桌面的理由?目前还没有直接的证据支持这种猜测,双方也都没有明说。一个个都在那里拽什么时代、文学、美丑、抵抗等等大词,高尚无比。高手过招往往总是有洁癖的,风卷残云却又片叶不沾身。但是,毁誉双方主力出身之鲜明,似乎也足以能够说明问题。如今社会虽然公权边界不清,而在某些领域的专业分工之明确、壁垒之森严、地盘边界之清晰,绝不能小觑。

怪就怪,木心先生不好好作画,还写文章,还讲日本文学,居然,还讲出了不少错。怪就怪,木心的弟子陈丹青老师,不好好画画,批评这、批评那,进入了思想界,还用自己的大喇叭在文学界进行广播。虽然,陈村老师是专业作家,看了木心就惊为天人,但遗憾的是,他不是文学批评家,也不在北京,也就只能大音希声了。所以,现在的结果就是,美术人搞跨界,让文学院的教授用“砖业”批评,迎头痛击。

用木心先生的风格概括一下此事,或许可以得出两句格言——“出跨界不一定是好事,跨得太大,容易扯到别人的蛋”,“把死去的人评价太高也不一定是好事,死者不能复言”。

像我等这种出身中文系又研究了几年美学,也没什么名师的人,坐在山脊上,嗑着瓜子,翻几页木心的文章,再看两眼双方掐架的大招,于雾霾笼罩的春日之中,倒也不是多么太无聊的事情。当然,中国还是有不少好人的,有的文学界人士对木心的评价也很公允,在此就不多说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00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