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老于的博客

珍惜生命,远离XXX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博客所有署名文章均为本人原创,本人对以上文章享有著作权。如欲转载请与本人联系。邮箱:deqingyu2003@163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于德清:“除夕高速免费”在民粹路上越跑越远   

2014-01-18 03:22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于德清

随着交通运输部的正式表态,各地除夕高速免费已经是不可能的了。但是,这并不妨碍民众对此事的看法。新京报最新的调查表明,有6成调查对象不支持除夕高速收费。至于支持除夕高速免费的理由,有7成多的调查对象认为国企有公益性质,应该提供一些免费服务

这个调查结果在意料之中,充分说明了民众希望除夕高速免费的意愿,当然也强烈地呈现了这个议题上的民粹化倾向

最近,关于除夕高速免费议题,令很多人非常纠结,结果大家在民粹的路上越跑越远。所以,要厘清这团“乱麻”,首先要好好说说,有关除夕高速免费的“政治经济学”。

一开始,黑龙江宣布除夕高速免费,收获了民间很多掌声。然后,有的地方就批评黑龙江不讲政治。其实,这恰恰批错了。其意思是,黑龙江的做法没有按照官场的游戏规则来,而令其他地方显得很被动。但是,黑龙江一开始的做法恰恰是最讲政治的,明显是迎合民众吁求,讨好老百姓。

与黑龙江形成鲜明对照的就是,新疆交通运输厅的回应。其认为除夕高速免费涉嫌福利歧视,对没车族不公平。这似乎非常符合经济学的常识,但是,本质上也比较扯淡。

除夕高速免费议题之所以陷入民粹的泥沼之中,就是由于一种内在逻辑混乱的“政治经济学”。既要讲政治照顾民众意见,搞出节假日免费的政策,又要讲经济,以高速免费违背市场经济规律,而拒绝多一天免费。

按照道理来说,高速公路节假日免费政策涉嫌干涉公司经营,相当于国家强行将一部分公司的利润拿出来分给一部分公众。在市场经济国家,没有这么干的。现在,高速公路的收费方虽多为国有企业,但是有不少是上市公司,还有一些则是私企。这个免费政策不单纯是让国企割肉,其实也会损害另一部分公民的利益。如果我们主张国企改革,赋予国企经营自主性,要政企分开,那么,也不应该主张高速节假日免费。

而国企的公益性质体现为,投资和运营那些私企不愿去干的,亏损乃至较低利润又和公众利益紧密相关的行业,而不是直接体现为向公众免费。如果高速免费有理的话,大家为何不去主张节假日用电免费、加油免费,乃至坐火车、飞机免费?显然,这样的逻辑讲不通,而且会带来更多福利公平、效率损失等问题。

民众对高速公路收费的不满,最初主要的焦点就是收费贵和肆意延长收费期限。这需要政府依法行政,清理那些乱收费,并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。但是,数年来,有关方面对此几乎毫无作为,而且也推行不动,但是,民意又不能不迎合,于是,就出来了节假日高速免费政策。

这一政策乃至除夕高速免费的主张之所以说是民粹化的,就是因为,其符合民粹的一切特点,不讲理性和程序正义,而诉诸直接手段解决问题。民粹总是善于将正当的诉求和不正当的手段混杂在一起。

批评“除夕高速免费”,不是指责民众的正当利益诉求,而是说,以这样的方式去维护自己的利益不可取。解决目前的问题,社会应该共同致力于建立和完善更加公平的游戏规则,并按照这样的规则去伸张自己的权益。也就是说,我们什么时候都不要忘记,用正当的方式才有可能真正实现自己的正当利益。

当然,对于这种民粹化倾向,责任也不完全在民众,甚至更重要的责任在于有关的决策者。恰恰是因为,有关方面改革不力,不能在法治政府的框架内解决问题,而诉诸民粹化的解决方案,由此而刺激了大众,一起在民粹主义的大道上一路狂奔。除夕高速免费之争的社会价值,不在于其是一场大众和公路收费利益集团的博弈,而是其揭示了一种非常危险的负面倾向——若不能推动改革就会让社会掉进民粹的坑里。这么多的民意支持除夕高速免费,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181)| 评论(9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